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异界娇宠第三章墓禁地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异界娇宠 第三章 墓禁地

曾经的娑婆大陆到处都是战乱,为权为利,为美色,为占领别人的国土,烽火四起,杀戮不断。慈悲的全知神怜悯苍生,与其他地域尊贵的神祗们联手,用上古阵法将长期战争的几处地方错开空间。

上古阵法可怕的反噬力量,使得地质发生了异变。

许多怪事陆续发生后,皇室派盾族其中一支,世代守护墓禁地,一方面看护结界,另一方面为了保护神迹;每年,十部族其他九部,也会被派遣精英至墓禁地,协助看守。

墓禁地,我拍下了他的照片和车牌号发到微博上四方位分别修建了北楼、南楼、东楼、西楼,专供居住。

安才展站在北楼结界外,静静伫立了好长时间。

乌云消散,雨停了。

月光朦胧。

门楼前两座石雕,分别为一正一邪神使像,在暗夜中,左右二神使高举过头顶的双手,捧着两颗夜明圆珠,圆盘大小,皎洁柔光将十步左右事物一一照亮。

隔了不知多长时间,脚步声由内传出,一行人陆续走出结界。

为首中年男子身穿一副铠甲,身材魁梧,气势不怒而威。犀利眼风在五人身上一扫,落在最前方,面色冷漠的年轻人面上。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话音一落下,他身后就有随从将法器铜镜递还,恭敬道:“安占卜师,这是你的法器。”

安才展看了眼法器,接过装入早已准备的黑布袋中,抬眼迎上妖修鹤投来的目光,不欢迎三字,在他眼中毫无掩饰。安才展蹙着眉头。

眼前这人是中原城中原王妖修灯亲弟弟,妖修鹤。十七岁时,就因为嗜好酷刑,手段残忍,出了名。多年来,甚少有人敢冒险闯入墓禁地,妖修鹤也占了很大的原因。

安才展看着他那张嘴脸,高傲地不可一世,突然,安才展扯唇笑了笑,“我记得,从神圣之城出来的,达到占卜师等级,都有一项特许。”

跟随在妖修鹤身后几人闻言,顿时脸色煞白。

当年同全知神一夜消失的十大部族首领:白历、苍幽、薄祭、巫墨、妖修、狼荒、东邪、夜青、寒臣、暮桑十人,其中,占天族因为启用禁术寻找全知神一行人,不幸招引来占天族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场天雷劫,施法者49名,皆殒命。

此后,被全知神赐予皇位的千明立,将十大部族首领后人分封各城,以各族首领名字世代为姓氏流传下去,并额外授予占天族苍幽氏后人特例,拥有视察各处神迹资格……

曾有两处神迹看以种养梅花为乐守者,因被占天族发现重大过失,先后被皇室最可怕的六尾猫组织秘密处决。

“是有这项特那么什么是优质外链权的吧?”

妖修鹤挑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冷笑道:“当然,你当然有资格同行!”

妖修鹤压下心口愤怒,转身离开。

身后一众随行者,有一人悄悄退去派人通知中原王妖修灯。

穿过一道道结界,逐渐靠近封印中心位置,墓禁地。

前方两名随从高举火把引路。

越往中心地带走去,越发荒芜,开垦过的一块块田地,如今长满杂草;沿途不时能见到几处破旧屋舍,门板被风吹的吱呀作响,木门外一圈,至少有十几座无名墓碑错乱竖立,无声地述说着、思念着。

曾经最可怕的一次,墓禁地附近这一带居民一夜全疯了,骨肉相残,无论大人小孩全都杀红了眼,黑雾缠身,全无理智。

风声呜咽。

妖修鹤一双眉紧蹙,从刚踏入这血腥气最重的一段地带,承受到的诡异吞噬力量越强大,双腿如灌了铅,几处土壤本就松软,积了雨水,一脚踩落就往下陷。

有几次,妖修鹤险些滑倒。

其余人,同样好不到哪里。

在这墓禁地中,众人更不敢用上半点灵气护身,生怕稍有不慎遭到可怕的力量吞噬。

更可怕的是,即使他们不使用灵气,这四面八方几股肉眼可见,漂浮在草坪、房屋、墓碑、半空的黑雾,也会感应到,主动朝他们飘来;稍不慎沾到黑雾,遭受到那可怕力量的吞噬感,灵力越强,越痛苦!

这一段不长的路,耗了足足三个时辰。

见到少女时,众人都吓了一跳,由于下雨,少女浑身衣服湿漉漉的,及腰长发黏在身上,娇小身体抱膝成一团,斜靠着墓碑,扬起的脸苍白憔悴,望向他们的双眼空洞无神,几乎让人错觉恐惧少女下一秒凶狠扑来。

隔着安全位置,双方沉默僵持了好长时间。

舒晓恩是无话可说,而一行人则是忧虑过多,特别是妖修鹤,向来养尊处优,不愿意直面咫尺的危险。

安才展踏前一步,道:“你是不是工寻欢?”

“……”工寻欢?

舒晓恩迷迷糊糊的听不清外界声音。

她心底始终觉得很难过,一种莫名其妙的难过。这之前,她昏睡了好几回,仍不解乏,总觉得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丢失了……

似乎这种感觉,是从昏睡前,那仅存的记忆:白历修的指尖从她眼睑划到眉间、划到印堂,一团灼烫的白光吞噬她的意识之后……

“工寻欢!听得到我说话吗?”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隐约还能听到谁的阻拦声音响起,忽然,几声惊呼声响起!窸窸窣窣草丛声响过后,一片诡异的安静。

舒晓恩见到眼前一方紫袍,心头那抹异样感同时消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找到了……她仰起头,看到熟悉的俊美脸庞,那么美的一双凤眼,琉璃色眼眸却没有半点温度,眉宇间流溢的邪气似乎更盛了些。

“让你受委屈了。”

大手抚摸她脸颊湿黏黑发,舒晓恩伸手拉住他的手,“白历修,我会死在这吗?”

“不会。”

舒晓恩苦涩的笑了笑,借着他的力量,回过身去看那一行人。却只见黑夜下,那些人脸上都带着莫名虔诚的神情,跪在地上,面朝着一座座无名碑,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黑夜下,只有一缕缕黑雾缭绕在他们周边。根本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

舒晓恩吓了一跳,不解地看向白历修。

那双琉璃色眼眸含笑,嘴角扯着一抹戏虐笑意,“我让他们看到全知神了,他们最崇拜的那一位全知神呢!”

“……”全知神,这世上真的有神吗?

“等会他们就会带你出去的。”

“那你呢?”

舒晓恩定定看着他,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舍,心突然揪紧,这之前心底那种古怪感,再次生根蔓降低地方配套比例延,潜意识只觉得白历修一走,她最重要的东西就会消失!

她手紧紧拽着他,似乎离他距离越亲近,心底那种诡异感觉才能越淡薄。

“这是我的化身,一会就散掉了。”

修长手指为她温柔地捋顺凌乱长发,“等你出去了,来无业岛。”

话音落下,白历修颜色开始变得透明。

无论她如何紧握,最终皆幻化为无数光点,在她掌心中缓缓飘散着,浮到半空,与丝丝缕缕的黑雾融汇一处。舒晓恩呆呆望着,感觉一道消失的,还有她最重要的东西。

众人恍若梦醒,愕然起身。

昆明哪医院治疗妇科好
昆明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
伊春医院哪牛皮癣好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