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怒剑龙吟第两百四十八章晚宴风凉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怒剑龙吟 第两百四十八章 晚宴风凉

从盘口处拿了钱回来的风韧可谓是春风得意,之前由于目睹了金固队队员战死的惋惜与默哀也减少了许多。请使用访问本站。现在他的储物戒指中可是静静地躺着两张紫晶卡,这可是大陆上流通的储蓄卡中面额大的,资金下限为一千万金币。

而现在,这两张紫晶卡中都拥有着一千多万!

这样的一大笔钱,已经抵得上很多中型帝国一年的国库税收了。

北庭作为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型帝国,一年的税收高达九千万。不过即使如此,要是一口气拨出这样的一大笔钱,多少还是有些心痛的。以至于在风韧去领钱的时候,那些盘口处的工作人员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活剥了。

不过既然敢一个人来取,风韧早就盘算过了。在这种公开的地方服务业务营收同比下滑2%,就算那些人再是不愿意支付,也耍不了什么手段。至少,钱到手是没问题的。至于能不能带回去,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所以,在取了钱后第一时间,风韧就已经回到了晋轩二队的住处。有诸葛天策这种域级强者坐镇,宵小之辈绝对不敢轻犯虎威。

“赚了多少?瞧你高兴的样子。”

擦拭着自己银色剑盾的洛亥涛瞥了风韧一眼,有些不解。

风韧故作神秘:“你猜?”

一时间众人报价纷纷,不过风韧自然是一个劲地摇头。直到兰瑾看不下去,终于出来为大家解疑。

“盘口赔率我们队胜是二比一,风韧压了二十万,也就是说撞得十万。不过由于今天的比赛是车轮战形式,还可以赌具体双方队伍的出场人数,每猜中一方翻十倍。如果两边都猜的话,那就是只要一边出错任何赌金都拿不到了。不过要是部猜对,那么赔率再加一倍,那边是盘口中的高赔率。”

皇甫闲闻言后立刻回道:“你是说,两百倍?”

“不错,我赢了两千万。目测今天整个北庭盘口都是要亏得血本归了!”风韧嘻嘻一笑,对于这种算得上敌对势力的帝国,他可不会有什么好感。

“我艹!你是人啊?”

“我的乖乖,两千万?这一辈子都吃喝不愁了!”

“风韧!你今天必须请客,不然别怪我翻脸不是人!”

“……”

一时间,众说纷纭,而风韧却是在其余学员有些不解的目光下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了一张紫晶卡递给了身侧一直都没有发话的诸葛天策。

“几个意思?”诸葛天策并没有直接接过这一千万。

风韧沉声道:“一半留你这里,用去抚恤这次比赛中我们牺牲的学员吧。他们,比我们适合拿着这笔钱。”

诸葛天策一言不发,默默地接过了这张紫晶卡。

顷刻间,原本吵闹的房间里一片肃静,之前因为胜利的欢一扫而空。每位学员都在低头沉思,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不过,逝者已去。我们活着的人应该带着他们的遗憾一块活下去,今夜去狂欢吧,我请客!”风韧突然口气重恢复了喜悦。

“说得对。不管再怎么样,既然我们还活着,那么就不能只活在对逝者的缅怀中,该庆祝的还是要庆祝。我去把一队也叫上,晚上好好庆祝一下。”

诸葛天策倒是同意了风韧转变的观点。在他看来,顺带着继续鼓舞下士气确实很重要。再者,两支队伍接下来的比赛都在三天之后,今夜暂且放松下也不是不可。

……

夜,狼枭豪华的的酒楼包厢中,狂欢不止。

这样的一顿花耗并不会太高,因为在诸葛天策的强制要求下,酒水上桌的数量很少。任何酒楼,只要在酒水方面限制住了价格,整体的花也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

不过诸葛天策此举自然不是为了怕风韧花太多,只是不想让这些学员喝多误事。毕竟,他们之后还有比赛。

然而就在一群人玩得有些失态的时候,风韧却是和宇文坤二人站在包厢的阳台上,吹着有些阴凉的晚风,阵阵凉意让他们本身由于酒劲上涌的燥热缓缓褪去。被拉上的帘,将他们与房间的视线完挡住,只能看到模糊晃动的黑影。

“叫我出来何事,是不是觉得你赢得赌金中应该有我一份?”宇文坤调侃道。

风韧一笑,摸出了另一张紫晶卡直接递出,还不忘说道:“你要就拿去吧。不过等会记得用这张卡结账,不然的话我可真付不起这样的消。”

宇文坤接过紫晶卡把玩了一会儿,随后就抛回给了风韧,同时说道:“终究是你赢来的,我没理由拿走。不过你倒是真是敢赌啊,竟然把这种赔率高的给拿下了。看样子,你对于我的作战策略早就猜到了?”

风韧完不否认,点头回道:“按照你的性格分析,用捷的手段赢下正常比赛是在正常不过了。而且,说实话,你恐怕这么做也是不想制造太多谓的伤亡吧?”

“看来,你知道有点多啊。确实是啊,大家都只是来参赛的,又何必斗得个你死我亡呢?另外,今天金固队明显事先受到了北庭方面的施压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有181万多个有效编码,所以他们队长才会想要以自己的一死换取整支队伍日后不受责罚。真可惜,这样的好汉子我却不得不下杀手!”

宇文坤一阵感叹。

“只怕可惜的是,按照北庭一向的手段,他们应该是不会放过金固队的剩余学员的。恐怕,他们是有些罪受了。不仅是他们,就连今天盘口的负责人恐怕也是难一罚。不过对于后者,我可是没有任何的怜悯。”风韧说话的同时用手指敲着铁质护栏,长鸣之音传得很远,有些悠扬。

宇文坤接着说道:“我打算通过苍宇教的途径寄些钱给今日被我击杀的那两人,不管什么原因,终究是我下的手。到时候钱从你那张卡里做出了鲍鱼海参;大学招待所变身高档酒店出,没问题吧?”

“一人五十万,够吗?”

“差不多吧。真是可笑,我们竟然用钱财去衡量人命?”

“恐怕可笑的是,在那些上位者的眼中,这些性命一文不值吧……其实我这次叫你出来,准备说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风韧也是一脸的奈。

宇文坤不假思索地答道:“后面的比赛中,尽量留对方一命是吗?就算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的。这场竞赛中,流的鲜血够多了!”

风韧点头道:“是啊。原本只是同辈间比试的竞赛,后成了生死之战,谁又能料得到?不过对于这次的罪魁祸首,那可就不用留情了,部杀掉如何?”

“你是说北庭队吗?灭他们,听上去不错,我同意,这个真可以有。不过那个叫啥……韩负邪的,你有把握战当然胜他吗?界级二重实力,没想到这一届学院争霸赛竟然会有如此强者。”宇文坤兴奋的同时还有有些担忧的。

风韧回道:“韩负邪吗?再次遇上,我势必斩其首级!不过现在确实还有些差距,还需继续加倍修炼啊。而且那人修炼的属性有些古怪,绝对不是纯粹的火属性,似乎其中……夹杂着暗属性!”

就在宇文坤正欲对此发表些自己的意见之时,阳台的门却是被从里面打开了,一道倩影走出来说道:“你们两个做什么?神神秘秘了这么久。”

二人扭头一看,竟是兰瑾。

“没什么,随便谈点事情罢了。”风韧也不知为什么,并不想说出实话。也许,在他心中接下来的战斗都是自己几人的事情,不愿意再让其余之人插手。

这次在赛事中伤亡的人,太多了……

而宇文坤看见兰瑾之后,神情微微有些变化。不过借着胸中继续上涌的几丝酒劲,他呵呵一笑说道:“兰瑾啊,你觉得我今天在场上表现如何?”

兰瑾听得有些莫名,不过随口就做出了回答:“挺好的啊,怎么了?”

宇文坤闻言一喜,他张开了自己的双臂说道:“那按照我们以前的惯例,是不是该拥抱一个庆祝下呢?”

谁知兰瑾却是瞬时脸色一沉,她用有些冰冷的声音说道:“我早就对你说过了,小时候的事情你能不能别再提了?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很多事情都变了!”

“变了?可是你应该明白的,我对你的心绝对不会……”

“够了!宇文坤,我警告你,别再提当年的那件事情。那时我才八岁,什么长大后就嫁给你的誓言完只是个玩笑!如果你再拿那件事情纠缠我的话,那么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了。”兰瑾的火气有些大,也许是这几天宇文坤真的把她缠得心烦了。

一旁的风韧见状觉得自己再这样呆下去似乎有些多余了,于是蹑手蹑脚地朝着房门走出,试图将阳台完让给他们两人。不过不知为什么,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来的奇怪感觉。

谁知兰瑾却是一把拽住了风韧的手,她哼道:“你走什么?自己女友被别人这样欺负竟然一句话都没有?”

“什么?”宇文坤与风韧二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而兰瑾则是直接将手臂环在风韧的腰上,有些耀武扬威似的看着宇文坤说道:“你没听清楚吗?我已经有男友了,就是他!”

说罢,当着宇文坤的面,兰瑾突然踮起脚来用自己的樱唇在风韧双唇上轻轻一点。

霎时间,风韧仿若触电,浑身微颤后再也没有丝毫动。

而在他脑中却是闪过了一个古怪的念头:难道我这一辈子,都是被人强吻的命?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南昌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兰州治疗包皮包茎多少钱
南通治疗男科好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