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御剑九重天第六十一章拜入剑门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御剑九重天 第六十一章 拜入剑门

“师祖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叶凡哪里会犹豫,立马就行了一个礼。

“哈哈哈……”

叶修异常得意,拍了拍云飞的脑袋,笑呵呵的道:“乖徒孙,咱们剑门不兴那些俗礼,拜师礼这些能免则免,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叶修的徒孙了,咱们剑门的旷世绝学自然就要传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师祖的期望,将剑门发扬光大才是啊!”

説完,叶修从怀中取出一本秘籍,直接扔给云飞,轻咳一声后方道:“这本秘籍就是专为独具藏剑体的人准备的旷世绝学,为本门镇门之宝。为师虽为剑门之主,但因为体质的原因,修炼的只是简化版本,威力自然大大不如,今后希望能在你的手中将这门镇派绝学发扬光大了。”

云飞看着手中完成了关键进攻。”秘籍,封面一看就是古旧之物,尤其是上面的字完全是用剑族神文书写,不用看内容他就知道这绝对是宝物。云飞很是激动,随手就将镇门绝学跑过来,这个师祖还真是豪爽啊。

“咱们剑门是否有人练成了这门旷世绝学?”

叶修有些迟疑道:“这个嘛,呃……因为藏剑体实在是难找,记得……嗯……迄今为止,好像除第一代门主,还没有其他人修炼成功过。”

云飞吃惊道:“竟然只有开派祖师练成,这功法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叶修很不高兴了,瞪着云飞道:“能有什么问题,要不是因为体质的原因,只要是男人都恨不得修炼这门旷世绝学。”

男人恨不得修炼这门旷世绝学?

云飞一脸茫然的看着手中的秘籍。

嘀咕一声,看着一脸茫然的云飞,叶修轻咳一声道:“秘籍本师祖给你了,不过你现在还不能修炼,你必须先将九套筑基剑法熔炼合一才行。咱们剑门这就套筑基剑法非常特殊,所修炼的独立穴窍绝对与众不同,你现在已经将《缠龙剑法》练到圆满,并成功打通了专属独立穴窍,应当已经感受到这套剑法的独特之处了吧。”

云飞脸一红,他感觉叶修的目光很是古怪,这让他明白自己这位师祖怕是看到了他刚刚那狼狈的反应。

叶修哈哈笑道:“你xiǎo子还真是人xiǎo鬼大啊,难怪年仅十岁就能打通第一颗欲窍。剑门九套筑基剑法修炼都是欲窍,每一颗的属性都不同,像《缠龙剑诀》修炼的是缠绵之窍,这套剑法不仅仅可以做到缠绵蚀骨,让人陷进其中不可自拔,将来你如果有了女人就会明白这套剑法的另外一大能力。”

云飞很是尴尬,他可不是真正的xiǎo孩子,自然明白叶修话中的意思,现在他有些明白当初舅爷提到对方时表情为何显得古怪了。云飞清楚,叶修外表虽然看上去俊美,但绝对是舅爷那一个年龄层次的人,仅从刚刚的话中他就能听出来这是一个人老心不老的人。

轻咳一声,云飞转移话题道:“不知道始祖打算传弟子九套剑法中的那一套?”

叶修笑眯眯的道:“你修炼的《缠龙剑诀》真正强的应当是一个缠字,而本师祖接下来要传你的剑法叫做《龙渊剑诀》。这两套剑诀其实有相同之处,如果你能够完美配合,可以将同阶武者武气十成十的卸掉,高一重天的武者可以卸掉七成左右,而高两重天最多可以卸掉三成左右。”

云飞眼睛一亮,兴奋的道:“还请师祖将这套《龙渊剑诀》传授给弟子。”

叶修笑眯眯的道:“这套剑诀本师祖自然要传给你,等你正式冲开龙渊之窍时,本师祖就会传你另外一套剑门筑基剑诀。”

叶修绝对是豪爽之辈,他显然早就有收徒的准备,直接取出一本秘籍,上面记载的就是《龙渊剑诀》。

将秘籍交给云飞,叶修嘱咐一番修炼注意事项之后猛地一挥衣袖道:“好了,你自己慢慢琢磨,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今后可以来翠云轩找我。”

叶修走了,异常的潇洒,就如同他来得很是突然,离开同样突然,直接消失在云飞的面前,只让后者不断眨眼。

云飞隐约间已经明白,这位师祖绝对是喜欢当甩手掌柜的人,刚收弟子,只有十岁啊,也不管弟子是否看得懂,会不会因为修专家表示炼就走火入魔。

云飞的很快就将这个问题抛诸脑后了,他来到荆怡面前,一脸关心的道:“怡儿,你没受伤吧?”

荆怡咬牙道:“这女人太可恶了,我一定要告诉母亲,让母亲找她算账。”

云飞皱眉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背景,竟然敢无视家族的规矩强行出手,难道就因为她是家主的女人就可以肆意妄为吗?”

荆怡冷哼道:“还不就是杨家的二xiǎo姐,现在都説杨家才是云城第一世家,咱们云家已经沦为末流,这个女人定是认为咱们云家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才会如此肆意妄为。”

云飞愕然道:“云家沦为末流?这是怎么回事儿?”

荆怡瘪嘴道:“咱们云家的规矩呗,上一代交出权力都会退居幕后,不再干预家族事务,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移开新一代掌权者处理。久而久之,所有人都以为咱们云家的实力不过于此,都纷纷起到我们云家的头上来了。”

云飞皱眉道:“这个女人既然嫁给了家主,肯定知道家族的真正情况,我想她如此肆无忌惮应当还有其它依当晚仗吧?”

“杨家对于我们云家来説的确不算什么,但这个杨家之主擅长联姻,二女儿嫁给了我们云家,而大女儿则加入皇室,如今已经贵为贵妃,离后位只有一步之遥,这个女人自然觉得我们云家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

云秀一脸阴沉的出现,她关心的看着荆怡道:“怡儿,你没有受伤吧?”

荆怡摇头道:“就是摔疼了,其它的倒没有什么事情。”

云秀冷哼道:“这该死的贱人,真当老娘好欺负不成,不但敢打我的女儿,还敢直接废掉我的侄儿,这事绝不会就这么算的。”

……

杨玉秀的脸色铁青之极,直到回到自己的居所她都没有説一句话,只让一众侍女仆人静若寒蝉,整个宅院一时静的可怕。

“xiǎo姐,你如果愿意的话,奴婢会出手将那xiǎo子干掉。”

杨玉秀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女人,装束竟然跟她极为相似,就连説话的声音都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地。

这个女人的出现并未让杨玉秀觉得奇怪,她冷哼一声道:“那xiǎo子是藏剑体,整个云城云氏一脉绝对看得很重,你真以为咱们真的有机会将他干掉?哼!如果有这个可能,就在刚才本xiǎo姐已经将他废掉了。”

杨玉秀想到那个让自己不寒而栗的男子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她敢肯定那绝对是一位剑仙,如果她真的将叶凡的手脚弄断,保证当时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虽然自己的背景很强,但对于云城这些剑仙来説完全比不上一个藏剑体重要,他们绝对敢为了这事情动手灭掉杨家,就算有皇室干预都没有用。

“那不知道xiǎo姐打算如何处理这xiǎo子?”

女子声音显得很是平淡,并未因为杨玉秀的喝斥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如何处理这xiǎo子?

杨玉秀的脑中瞬间闪过云飞的样子,没来由的她心头立时一荡,一股涟漪瞬息间涌现,让她靥面微微发烫,一颗心忍不住加速跳动。

该死!

杨玉秀瞬间想到自己双手抓到云飞时竟然身体发软,尤其双方亲密接触的一刹那,她身体中一股电流突然间涌现,一种叫做喜悦跟兴奋的情绪竟然出现。

杨玉秀发现原本该要愤怒的自己竟然説不出的喜悦,仿佛很享受这种刺激似地。

天啦!

杨玉秀一瞬间想到每天晚上让自己崩溃的噩梦,以前只在自己晚上睡觉时才会出现这种感觉,而现在竟然在现实中也出现了。

难道自己中毒已深,快要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杨玉秀突然间感到极度恐惧,她无法想象有一天自己光溜溜的抱着一个十岁的xiǎo屁孩那是何等可怕的事情,让她就要崩溃的是她竟然并不抗拒这种冲动。

不行!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出现!

我杨玉秀可是暗盟的圣女,血统最为高贵的魔女,喜欢一个人类男子也就罢了,怎么能够喜欢一个十岁的xiǎo屁孩。

这xiǎo子必须死!

杨玉秀一张玉脸难看之极,她从未有一刻是这样想要将一个人干掉。然而让杨玉秀崩溃的是,她心中好不容易生出除掉云飞的念头,一股不舍的情绪跟着涌现,让她竟有种心痛的感觉。

该死!

杨玉秀猛地站起身来,她死死盯着一旁的女子道:“几天后云家似乎有一个大比吧,给我安排人将那xiǎo子干掉,就算干不了,也要想办法将他废掉。”

女子抬起脸惊讶的看着杨玉秀,似乎奇怪于她突然变得如此坚定跟迫切。

女子这一抬脸竟然露出一张跟杨玉秀一模一样的脸蛋来,她们站在一起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对双胞胎。

陕西白癜风好的医院
宝宝不爱吃饭是怎么回事
齐齐哈尔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