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主沉浮之道尊第二十七章杀气再现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主沉浮之道尊 第二十七章:杀气再现

锦绣渔港内堂,这里是不许外人进入的,外面所有的现代感在这里都不存在,从院子到房间,都保持着古朴的味道!

“阿秀,怎么了,今天慌慌张张的,往日的静气功夫哪里去了!”

看着老人责问的目光,闻人秀喘了一口气,开口道:“爷爷,有人在天龙湖暗算我们,对方有枪。”

“嗯?有人暗算你们?你和谁一起!对方可查清楚了?”

“没有,爷爷,陈浮,我同学,他追杀手,我回来让你们派人手。”

老人眉头紧皱,多少年没人来挑衅闻人家了,这是要打破宁静么?

“好,阿秀,我马上派人查探一下,你待在家里别出来,也许对方就是冲你来的!”

闻人秀眉头一皱,显然对这个安排不愿意,陈浮救了自己,还追踪对方而去,心里担心的要命。

不过还是没有反驳!因为反驳对于眼前这位而言根本没有用,何必浪费口舌。

……

而陈浮此刻正站在树上,望着眼前这一间木屋,目光有些凝重。因为他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同类,可惜对方没有收敛一身血气,轻易被陈浮感知到了。

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动过手,陈浮心底的好战分子在跳动,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没错,很激动,武者一生争斗不休,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和普通人的搏斗,那叫做打架,和武者厮杀才叫做战斗!

即使心里激动,陈浮也没有立刻冲进去,枪械这类热武器是现在的陈浮所不能抗衡的,哪怕有着敏感的危机意识,也无法近距离躲避这杀人利器。

屏气内息,武者的感知力比普通人强多了,要是被发现了,陈浮也没有把握在一个武者的牵扯下击杀其他人,毕竟这些都不是严子成那种菜鸟,这些都7是有着一技之长的杀手,老话说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就是这意思。

“大哥,那么我们怎么办?继续?还是放弃!”

这话一出,整个屋子里都沉静下来了,是继续刺杀还是放弃!在天龙心里也很纠结。因为这人,阿勇进了监狱,阿超也没能尽全功。说不诡异是假的,甚至他都在怀疑陈浮是一名修炼人士。

“大家觉得如何,目标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学生,不过10月8日经过两次的试探,此人不简单!如今我们几个都在这里,就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吧。阿虎,你先来。”

听到天龙点名,一边的络腮胡大汉也只得开口道:“我觉得没有什么,我们在Z市这么久,名气渐渐有了点,如果放弃,对我的名气而言很不利,甚至难以接到任务了。”

络腮胡大汉说完,伪装者阿超当即开口道:

“虎哥这话有理!”

每吨被炒高400元。

“不过这人给我不一样的感觉,我觉得应该和龙哥是一类人!”

天龙闻言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一位不是普通人。不过没有发表意见,而是转头望向另一个身影单薄,头戴铁面的人道:“阿雪,你来说说。”

被称为阿雪的铁面人微微笑道:“我觉得这人可以放一放,我们收集的信息根本不全面,而且为了区区一百万冒险,我觉得不值得,虽说声誉和名气很重要,但是和我们大家的命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的,不是么?”

听到这话,没有超出天龙的预料,阿虎天生好战,阿雪却是谨慎出了名的。所以他也拿不出主意。

“这样,我们现在这里四个人,做还是不做都应该很容易的,大家表个态。”

“好,就这样办,同意继续的举手,反对的不做,可以吧。”

阿超站了起来,对着所有人开口。

“我觉得你们不用争了!”

“注:嗯!是谁?”

天龙眼睛一瞪,震惊的开口。其余三人也是当即反应了过来。

不过陈浮肯定不可能给他们反应时间,当即身影一闪而过,阿超还刚刚拿起枪,就被陈浮当胸劈了一掌,手里的枪被陈浮夺了过来。

“咔嚓!”

“你是谁?”

天龙毕竟是修炼界的人,见到陈浮将阿超的枪折断,当即拦住几个就要上前的人,沉声问陈浮。

“龙哥,他就是陈浮!”

陈浮没开口,阿超看清楚陈浮的脸当即开口解释,心里很是震惊。

天龙闻言一滞,到底是在Z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当即明白了,加上对方是修炼界的人,这事难办了。

“没错,我就是你们两次刺杀未果的陈浮,其实我也很纳闷,想来我陈某人没有得罪几位,为何接二连三的对付我呢!不过没关系,今天既然到了这里,那么就彻底了结吧。”

陈浮眼睛一眯,当即笑着对天龙一行人开口。

天龙瞳孔一瞬,陈浮看他的一瞬间,心里居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当下知道自己不是陈浮的对手,甚至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那么阁下想要如何解决!”

“如何解决?呵呵,简单,我这人怕麻烦,把你们全部解决了就好。”

陈浮笑着回了一句。这木屋他已经看过了,只有一个出口,开始担心的事根本不会发生了。

陈浮的话让天龙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杀气,是杀了多少人啊!如果不是陈浮年轻的脸,他都要以为遇到了经年老怪了。

“难道阁下不怕禁律?”

“哈哈,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想活命就直说,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一个机会。”

陈浮嚣张的话让天龙以外的人眉头一皱。

“大哥,双拳难敌四手,说那么多废……话!”

阿虎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花,整个人就已经被陈浮单手举起。

陈浮恐怖的身手让天龙瞳孔紧缩,身上冷汗淋漓。已经忘记了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阁下费力追到这里,不单单是想把我么一打尽,这样阁下虽然报了仇,可是会有更多麻烦,何不聊一聊。”

天龙说话的时候,都有点颤抖,心里虽然纳闷陈浮的年龄,可是这股子威严不会出错的。

“嘭!”

“看来还是有明白的。”

陈浮嘴角一勾,当即将手中的阿虎随手一扔,笑容满满的看着: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天龙。

“既然你明白,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谁要杀我?又为什么要杀我!”

“这……”

“不能说么?”

虽然是问,但是陈浮在最后一个么字出口时,浑身上下的恐怖杀气全部释放了出来。

狭隘的空间充斥着陈浮的杀气,恐怖的杀气仿佛让人闻到了血腥。

天龙冷汗直冒,原本感受到的杀气已经够恐怖了,没想到还有更为恐怖的!

毫不客气的说,要不是这里都是久经沙场的人,恐怕都要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笑话,一代剑皇,在天运世界三百多年,死在其剑下的亡魂数不胜数,这股子杀气已经透过了身体,附着在陈浮灵魂里。哪怕经过越界都没有洗刷赶紧,能不恐怖么?而天龙一行人也是幸运,作为体验这杀气的第一批人!

“能,能,还请阁下高抬贵手!放过我等一马。”

“放过你们?命运掌控在你们自己手里,我满意,自然不屑于你们几条小命!”

昭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