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去作家生活过的地方看看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今村昌平签名的影展海报   “收藏作家签名本,去作家生活过的地方看看,都是在阅读之外,再人为地与这位作家建立一点联系。这种联系自然是以阅读、以真正喜爱为基础,可以说是阅读的一种延续。”(图:这套 100 多平米的房子,止庵每天在这里读书、写作,很少有客人来访。尽管住了十多年,却毫无烟火气,只有一股混合了木头、油墨与纸张的清淡气味。书房藏书上万册,按文学、哲学、历史分类摆放,单是文学书籍,就分了好几个国家,每位作家的作品都归放在一处)   约访止庵前,他歉意地在短信里回复:“家里正在收拾书,有点乱。”这些天,他正将多余的书整理出来归类装箱,准备运走。可以想见,整理场面必是狼藉杂乱的。   到了止庵家,却是意外的整洁。站在门厅走廊,已有置身图书馆的错觉。视线两侧是顶天立地的深棕色木书橱,玻璃门幽暗地反射着下午的散淡光线。 0 多平米的客厅里满满地被书橱占据,客厅中间甚至还竖起一座两面书橱。右侧 20 多平米的房间也是书房,同样四壁皆是书橱。书桌居中,收拾得很干净,桌边待整理的书也码放得齐整。   爱书的止庵对书有一种洁癖。早年邮购,一本书要买三册,放在上下的两册或许邮寄途中摔坏,留着送人。现在他还是选择在实体书店买书,只为亲自仔细挑选品相最好的。   这套 100 多平米的房子,止庵每天在这里读书、写作,很少有客人来访。尽管住了十多年,却毫无烟火气,只有一股混合尝试各种口味的西点了木头、油墨与纸张的清淡气味。书房藏书上万册,按文学、哲学、历史分类摆放,单是文学书籍,就分了好几个国家,每位作家的作品都归放在一处。   止庵用蓝格纹日式茶具沏了一壶茶端上来,这才留意到,他的书房四处都有精巧的日本工艺品。沙发旁成套的旧人偶,墙上富冈永洗的浮世绘,今村昌平签名的影展海报,三岛由纪夫所书“潮骚”,乃至松板庆子在本兴寺重建时留下的一块老木头画的小画,都在这个空间里隐含着各自的历史。   止庵喜欢日本文学多年,接触真正优秀的日本文学是在上世纪 80 年代。他欣赏日本作家对“人生的况味”的把握,那种深厚、细微而难以察觉的细节描写,令他着迷。因为热爱日本文学与电影,以日本为目的地的旅行有了十几次,由此也淘来不少他喜欢的作家签名本。从书架上取下作家签名本时,他像捧着一件件易碎品,小心翼翼将书抽出书匣,逐一翻开被油纸服帖包裹的藏书。   1948 年初版本《雪国》,内页已发黄,红褐色的封面上落满不均匀的白点,象征着雪花,扉页川端康成的签名颇为洒脱,是签赠给他的女弟子、第一位获得芥川奖的女作家中里恒子的。1962 年初版本《古都》,6 岁的川端康成的签名略为潦草,当时的作家正处于服用安眠药上瘾的时期。1971 年豪华版《定本雪国》,深绿色牛皮面,扉页川端康成的签名尽显书法功力,止庵收藏的是总数 2 0 册中的第 1 5 册。1968 年初版本《春雪》,三岛由纪夫的签名笔锋遒劲有力。1968 年豪华版《岬にての物语》,深蓝色牛皮面,扉页有三岛由纪夫签名和蕗谷虹儿手彩色画,止庵收藏的是总数 00 册中的第 12 册。   谈到签名本,止庵写过一段话:“已买其书,读之心喜,欲见其人,买或求签名本。三者缺一,不如不要。不闻契诃夫有云, 宁肯让我的盘子空着,也不盛不相干的东西。 咱们不是签到处的,不能什么签名都要。”  
止庵热爱日本文学与电影,以日本为目的地的旅行有了十几次,由此也淘来不少他喜欢的作家签名本。这是三岛由纪夫签名的 1968 年初版本《春雪》   B=《外滩画报》   Z=止庵   B:你所收的签名本,是每次专程去日本旧书店淘的吗?   Z:最早我去日本,只是个旅行者,根本不买书,因为我看不了日文书。逛书店看到好书,回来把图片贴到微博上没多久,就有人问我,为什么不买?等我再去,发现那些书已经卖掉了。以后就开始买一些自己特别喜欢的书。   我喜欢逛日本的旧书店,比如东京的神保町、东大前、早大前等地。神保町大概是全世界最大的旧书店区,有一百多家旧书店,有专门卖电影海报的、专门卖戏剧书的,还有专门卖作家签名本的。   我从未打算专事收藏,一切都是源于自己的趣味。在旅行途中刚好碰见喜欢的书,就顺手买了,从来没有为了买什么东西专门跑到国外。但我也不随便买,一定要是自己特别喜欢的作家、作品。也要讲究版本、品相,书盒或书衣,还有腰封,都要完整、齐备。有些可能另有机会找到的就不花钱买了,譬如东野圭吾和村上春树,我都很喜欢,后来托出版社的朋友找到了他们签了名的中译本。   B:你曾说过,日本作家中,你在精神上与太宰治契合最多。他的故居,还有他几次自杀的地方你都去过。   Z:凡是我特别喜欢的作家,就很想去他们生活过的地方走走。和太宰治有关的地方,我去过三鹰玉川上水太宰治与山崎富荣情死处,出三鹰火车站,沿“风的散步道”而行,铁栏杆外就是玉川上水,水小而浅,几为岸边竹木遮蔽,不像能淹死人的样子。去过镰仓七里滨和水上温泉,都是太宰治自杀未遂之地。去过五所川原金木太宰治的故居斜阳馆,是太宰出生前两年他父亲津岛源右卫门所修建的豪宅,一幢日西合璧、采用传统人字木屋顶的建筑,陈设特别奢华。去过热海起云阁,太宰治在此写作《人间失格》,其间曾与山崎富荣在“大凤”房间住过两晚。把这些地方串连起来,几乎陪伴太宰治走过一生了。   B:收藏作家签名本,或是去到作家生活过的地据传方,比起单纯的阅读来说,有更深一层的关联吧。   Z:有时候亲眼看看作家作品里提到的地方,可能会有更真切的感受,对于理解这位作家或者这部作品有些帮助。举个例子,我要是不去看太宰治的家,大概就不会真切了解他家境的显赫,对于他成为家庭和社会的叛逆者(特别是叛逆到那种无法收拾的程度)也难以深刻理解。   收藏作家签名本,去作家生活过的地方看看,都是在阅读之外,再人为地与这位作家建立一点联系。这种联系自然是以阅读、以真正喜爱为基础,可以说是阅读的一种延续。   B:多次日本行给你带来什么感触?   Z:在日本还保留着现代社会基本不存在的职业 匠人,他们还是延续以往的传统,代代相传。我很欣赏日本的匠人态度,它可能有点儿“笨”,但自有一种执着与自得。这种各安其职的状态,其实与匠人安心做好自己的活儿是一个道理,比如做毛刷子的,就一辈子琢磨怎么把它做好。   我们读书也需要有点工匠的态度。读一本书,就应该认认真真读完,然后才有资格发言,如要进行评价,还得去读与之相关的书。我们还是应该以一个匠人的态度来面对这个世界,虽然这个态度或许被讥笑为境界不高深、不广大,但它确实很结实。我很怀疑连结实都做不到,如何能达到高深广大。 &n一脸茫然。半天说出了一句话bsp; 匠人成本较高,是个需要充分投入时间、精力的事,收获来得非常慢。读书也是这样。只读很少的书未必有多大用处,必须读得多,读通了,才能真正获益。   B:在你最近读的书中,有什么值得推荐的?   Z:推荐这四本吧:《我的母亲手记》(井上靖),此书写得深厚,充分,内敛,感人至深。这本书主要不是写失忆症,也不是写生死之事,而是把对于生命的理解写到极致。《菜穗子》(堀辰雄),抒情小说最难写,要纯净而不单薄,曲折而不夹缠,够火候,不夸饰,西方我最喜欢库普林,东方我最喜欢堀辰雄。《肖像与观察:卡波特随笔》,卡波特有超人才华,写此等随笔游刃有余,虽然这在别人要算是大作了。《文雅的疯狂》(巴斯贝恩),是迄今为止所读到的有关“书痴”最有趣味和最有分量的书。   (编辑:王日立)南通治疗妇科费用
四磨汤治疗胃肠型感冒
上腹胀的中医治疗
巴中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金戈和希爱力效果分别怎么样
合肥白斑疯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物联网